全小说 > 锦医卫无弹窗全文阅读 > 锦医卫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867章 兄弟都会打掩护

全新的短域名 www.lanxc.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www.lanxc.com (全小说无弹窗)

  白霜华被秦林几句吼得心情低落,俏脸罩着一层寒霜,脚步匆匆的回到房间里面,坐在床上生了一回闷气。
  拮芳、采萍两个互相看看,不约而同的吐了吐舌头,咱们服侍的这位小姐,恐怕也就秦长官能把她气成这样。book.zhuike.net
  她们俩被派来服侍白霜华,任凭有千般心眼万般手段,在这位魔教教主手下也玩不了花样,只好老老实实的做侍女,相处下来便渐渐猜到小姐的身份怕是不同寻常——就算寻常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不会在言谈间对当今皇帝朱翊钧直呼其名,提及朝中大员也颇为不屑吧!
  此时见白霜华闷闷不乐,拮芳和采萍不敢多说,很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秦林这家伙,竟敢、竟敢对本教主……”白霜华恨恨的捏着拳头,想发狠却又发不出来,似乎秦林连更过分的事情都做过了,今天这回倒也算不得什么。
  她胸中气闷,在床上打坐运功,只觉心血来潮,气息翻涌难平,只好意守丹田心无旁骛,闭了六识专心练功,饶是如此,以前一个时辰就能运转三十六个大小周天,这回足足花了两三个时辰,到天色擦黑才收功。
  功行圆通,心情好了不少,教主姐姐咬了咬嘴唇:“秦林那家伙,从来不乱发脾气,莫不是真有什么要紧事?罢了,且去找他问个清楚。”
  还没走到正厅,忽然听到门口传来嘻笑之声。白霜华正在纳罕,只见秦林与张紫萱携手而入,那家伙脸上的阴云早已散去,变得一片阳光灿烂。身边易钗而弁的玉人不仅容貌绝美,尤其气质高华,眉眼间透着一股饱读诗书的钟灵毓秀。
  白霜华顿时僵立当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嘴唇翕张两下,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便是秦林这厚脸皮,见状也不免心虚。干笑一声:“呃~~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位……”
  话还没说完,张紫萱上前几步,牵起白霜华的手。盈盈笑道:“这位就是名扬天下的白霜华白姐姐了?月影静摇风柳外,霜华寒浸雪梅边,姐姐风采有如傲霜寒梅,令小妹一见心折。”
  但见此时两女并立,白霜华冰山美人。委实如寒梅傲霜,张紫萱风姿翩翩,则好比明月清辉,实在难分伯仲。
  白霜华表情很有些不自在。悻悻的道:“秦夫人说笑了,你是堂堂相府千金。我只是朝廷悬赏缉拿的魔教叛逆,这姐妹之称可不敢当。”
  “姐姐率数十万教众横行江湖。令朝廷上下寝食难安,真如凤翔于九天之上,妹妹闺阁之中闻得大名,只觉心驰神往,恨不能追附骥尾,姐姐又何必过谦呢?”张紫萱笑着轻抚白霜华的手背,又回首看看秦林:“再者,此一时彼一时,时移而势易,所谓造化弄人,将来也许……”
  张紫萱说到这里就笑而不语,眼底隐约寒芒闪现,先说白霜华横行江湖令朝廷上下寝食难安,又说愿“追附骥尾”,听来似乎闺阁千金对草莽江湖的憧憬,其实隐含深意。
  如果是尹宾商或者游七在这里,恐怕都会暗暗打个寒噤!
  秦林从忧惧变成大喜,心情激荡之下没有理会得,自然会错了意,这厮摸着鼻子干笑两声。
  白霜华冰山般寒冷的容颜也显出几分忸怩,比平日更增三分丽色,一个劲儿咬着嘴唇不说话。
  陆远志、牛大力这伙惹祸精,此刻却连半声都不敢吭,一位相府千金,一位魔教教主,只有秦长官才应付得来啊!
  秦林看看气氛不大对头,赶紧顾左右而言他:“对了,王官谷装成教主姐姐袭击少师府商队的,就是紫萱你吧?”
  “不错,”张紫萱颔首而笑,将事情经过和盘托出。
  秦林跌足叫苦:“嗨,怎么不先和我商量!”
  怎么了?张紫萱斜飞入鬓的长眉往上一挑,在她心目中,计划到现在为止都是非常顺利的呀。
  事先没有通知秦林,首先她作为相府千金,此举是替父亲、大哥向张四维复仇,秦林骗廷杖、保住江陵相府没被抄家,张紫萱觉得夫君已替自己做了很多,希望这次由自己亲手布置,以张居正嫡亲女儿的身份,向张四维父子倾泻复仇之火。
  其次,秦林在明处,一举一动都被张允龄特别关注,蒲州又是张四维打造的铁桶阵,稍有不慎便容易泄露机密,张紫萱索性让秦林在明面上吸引注意力,自己暗地里完成布置。
  张四维自以为蒲州是他经营的铁桶江山,能把秦林困死在这里,殊不知孙猴子偏要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面,打他个稀巴烂!
  张紫萱说罢嘴角就抿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张四维背叛张居正,恩将仇报,无耻至极,还怂恿万历查抄张家、逼死张敬修,这个仇恨必须用血来还!
  秦林闻言苦笑不迭,张紫萱的计划不可谓不完美,也只差一步就可以叫张允龄死得难看,可惜的是,今天突然出现的变数,完全打乱了这个计划。
  威德法王现身令人始料不及,极有可能认出白霜华,更是灾难性的后果!秦林当时就气急败坏,想出去寻找张紫萱,既不知道她在哪里,又担心打草惊蛇,毕竟少师府在蒲州的势力百倍于己,搞不好没有找到张紫萱,反而被少师府发现端倪,那就更加不堪设想了。
  幸好,左右为难中,秦林等到了张紫萱。
  “原来刚才他那么着急,都是为了这位相府千金……”白霜华神色黯然,自幼虔心修习白莲朝日神功,从不懂男女感情,就算此刻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中忽而一酸。
  陆胖子忽然叹道:“秦哥就是这般义薄云天,那天在阴山脚下,胖爷我差点儿被狼吃了,秦哥不要命的回来救,这次担心张夫人有难,他当然更加着急了。”
  牛大力哈哈大笑,把他拍了一巴掌:“胡说八道,你这夯货,怎么和夫人比?这身肥肉喂了狼,也只有阿花(女兵甲)会掉几滴泪!”
  众校尉顿时哄堂大笑。
  白霜华心头一暖,神色转为和缓,想起当日在龙游石窟之中与秦林同生共死的经历,无情未必真豪杰,这家伙倒是个性情中人。
  秦林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悄悄朝陆胖子竖起大拇指,关键时刻,兄弟还是靠得住啊!
  陆胖子挤了挤眼睛,男人嘛,我们都懂……
  张紫萱何等聪明,早就瞧出几分端倪,却并不出言点破,朗声道:“如此说来,尹宾商和游七怕是有麻烦了,还得麻烦秦兄连夜跑一趟。”RQ
  

香港东方心彩经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