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傲剑凌云无弹窗全文阅读 > 傲剑凌云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四百七十八章 凌逍的反击

全新的短域名 www.lanxc.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www.lanxc.com (全小说无弹窗)
  修炼者境界的人.严格说来.凡经有此矗脱t武者的范畴,他们虽然然没有功法,但同样会在长期的修炼当中悟出一丝天道,虽然可能极为细小的那么一点,但这并不妨碍这丝天道可以让他们的招式生翻天覆地的本质变化!
  先天境界的武者,之所以捆起来也不是修炼者的对手,就在于此,虽然足够多的数量可以引质变,但对这种个人战斗来说,显然并不适合!因为就算有一万人,同时围攻一人的最多也就几十个,能够出招的怕是也就十几个!再多…“弄不好连自己都给伤了。
  6海跟子路两人原本势均力敌,谈不上谁更高一些!也幸亏是6海对上子路,倘若是凌逍对上子路,如果不动用分身的话,绝对不可能是子路这种中级修炼者的对手。
  按照凌逍的理解,修炼者的实力应该介乎于分神期和合体期之间!
  他们尽管不懂得那么多的道法,不懂得修炼的功法,但他们体内那种力量确实实打实的天地灵气转化成的能量!
  凌逍对自己一向有信心,但却也不会信心过度膨胀。
  其实就算凌逍对上初级修炼者修为的胜天,正常来说,就算能将其打败,但若是想要将他杀死,也没有太大可能。这件事巧就巧在,胜天之前了解的凌逍,是和青衫老者对战之前的凌逍,是南州大比上的凌逍!
  而此时的凌逍,个人实力虽然并没有太大的提升,但身上那些法宝,却己经从本质上弄了相当巨大的变化!
  所以,胜天吃亏,就吃亏在这上!
  好容易逃出那一堆恐怖法宝的攻击,又遭到凌逍那蕴含了天地间无尽奥义的剑气,还能不死,那他就不是初级修炼者了!
  胜天的死,极大的扰乱了子路的心神,这人原本就是实力有余而胆气不足,若是打顺风仗则可以勇猛无比,若是心神不定,则根本就无心恋战。
  所以,面对6海这惊天一剑,子路目瞅欲裂的怒吼一声,用尽全力横剑迎了上去。
  轰!
  两股极为强大的能量对轰到一起,空气中出一声霹雳般的爆炸声.光芒闪处,就连空气都生了剧烈的扭曲。
  6海是全力一击,而子路则是仓促迎敌。两个实力相当的人,在这一招之后,胜负即分!
  子路的两条手臂出几声清脆的骨裂声音,五脏六腑全部移位,口中鲜血狂喷,却也借着这股势头,身子如同一道青烟消失在夜空当中。
  6海犹豫了一下,也怕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想了想,还是赶往凌逍那边,却看见白老怀里抱着一个人,站在凌逍的身边,而凌逍身上的那股怒气,6海距离很远都能感觉得到。
  一直以来,从认识凌逍那天开始,6海就认为凌逍是一个比较温和的年轻人,甚至给他一种老头子的感觉,反正,从凌逍的身上,他们都感觉不到太多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派里的那些年轻人,无论是想法还是举止,甚至是喜好,跟凌逍都有着天地差别,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当凌逍是个年轻人了。
  甚至有的时候6海心里都在想,或许成就不朽霸业的人都是这样,跟同龄人格格不入?不过想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宗主他是个实力不错的年轻人.这点不用怀疑,但若说成就不朽霸业,怕是“就连先进的南州盟主司徒勇,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
  “宗主,咱们的人”
  6海走过来,看了一眼白老的表情,知道人己经没救了,这时候,王真等人纷纷赶过来,王真看见凌逍,一脸惭愧的说道:“宗主,对不起。”
  凌逍摇了摇头,然后一双眼晴有些红,看着6海,忽然问道:
  “长老,您说是不是这世上无论是人界,还是圣域,乃至……是那传说中的神界,都是一样的…”天下熙攘,皆为利往?”
  6海眉头微微一皱,口中喃喃重复着凌逍的话:“天下熙攘,皆为利往?这话谁说的?说的可真是太对了!宗主,你不必太过难过,这世间本就如此,圣域如何,神界又如何?人活着本身的意义,就在于争这个字!若是没有了争,那人活着,似乎也就没了意义。”
  白老这时候轻咳了一声,把那死去的年轻人轻轻放在地上,然后说道:“贤弟,今天的事情,只能说是个意外,一个大门派,就算是司徒家族,也难保不会生这种事情的,所以,你不要想的太多了!”
  凌逍抬起头,仰望夜空,浑身仿佛被一股悲伤的气氛所笼罩着,然后说道:“我知道,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说这话时,凌逍的语气极为森然,就连白老和6海都情不自禁的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背后升起。
  王真和其他几个今天巡山的人,脸上为死去的兄弟感到悲戚,但那心中,却是禁不住升起一股暖意。
  许多事情,并不需要每天用嘴去重复一遍,更多时候,只需要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为之效死!
  凌逍这时候,整个人冷静下来,一挥手,然后说道:“把他的尸体带回去,明天下葬,咱们全派为他默哀!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没能保护好他们!”凌逍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说这番话完全是自肺腑,他很少会有如此真情流露的时候,皆因这个弟子的死,让凌逍想起在人界时候的丫丫,想起刚来圣域时候那个到死他都不知道名字的送饭的丑丫头。你想保护的人,一个个就死在你的面前,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
  凌逍没有看到这个手下死前的那种眼神,但这样一个年轻人,他的未来,他的成就,他的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被自己斩杀的胜天领域里那一道剑气,就化为飞灰,彻底成空!
  凌逍的心,忽然间有种很痛的感觉。
  白老眼神中露出一抹关切,刚要上前,6海止住了他,轻声道:
  “不要阻拦他,这样做,对门派的展也有好处!”
  白老凝神思考,包括聪明如王真,甚至都有此不明白6海长老的意思.罪只,对门派的展会有好处?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当天晚上.很多人就知道了有人夜探他们的领地,然后杀死一个兄弟的事情,不过,另一件事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无比解恨!因为杀死他们兄弟那人,当即就被宗主给斩杀了!
  听说那人拥有初级修炼者境界的实力!
  这个消息,给心头蒙上一层阴影的那些人相当大的鼓舞,能斩杀初级修炼者境界的武者,那至少也要有中级以上的实力!
  所以,死一个人,对整个门派剩下的人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恐慌。
  这件事,在凌逍第二天亲自祭莫死去那人,并且对着所有人,说这个门人的死,是因为自己这个宗主没有保护好他们的时候,整个蜀山沁…沸腾了!
  圣域里面,武者的尊严更胜人界!
  尤其是这种宗派性质的组织,通常来说,没有人会轻易下跪。但在凌逍说出这番话之后,剩下的这五百多人,哗啦啦跪倒一大片,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惭愧!
  他们自己实力不济,不是人家对手,难道还要宗主去承担责任?这天底下哪有这个说法?但凌逍就这样,一脸沉痛的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反应慢了半拍,这个兄弟就不用死了。
  上哪找比这还好的并领去?
  所有人都感觉到热血上涌,跪在那个死去人的灵前,没有人说话,场面甚至有些安静的可怕,落针可闻,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勺但所有人的眼晴里,都是炙热一片!
  凌逍站在那里,沉声说道:“这是我们门派在望天城这里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凌逍的话,一字一句,响在众人心头:“我希望,我们大家所有人,都以此为辱,不要认为对方拥有修炼者的实力,就觉得我们就应该败,就应该死!这天下,不是以武力高低来定胜负的!我对大家没有什么要求,就是希望能够以这件事为鞭菜,你们修炼的晶石,我会保证供应,但你们的生命,却只有一次!若是不想被人看清,不想叫人随意杀戮,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强!”
  “自强!”五百多人,一声自心底的怒吼,直冲云霄!
  就连老白和6海,都忍不住被这气氛所感染,扯着嗓子吼了一声,随后彼此看看对方脸红脖子粗的模样,都忍不住心中一颤。再次把目光投向给死去那门人鞠躬的凌逍。
  没有任何语言,但那心中,却早己坚定了一些事情。
  如果说蜀山派这个弟子的死亡,让整个蜀山派的凝聚力空前高涨,人人进入疯狂的修炼状态的话,那么胜天的死,和子路的伤,则成了方家震惊、震怒、震撼的根源。
  子路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了望天城内,那些留守在客栈的方家先天境界的武者一个个大惊失色,他们甚至没有一丁点的心里准备,从来没有想过,两个修炼者境界的绝世强者居然也会败!
  这么说或许有些夸张,毕竟这圣域里面还有不计其数隐藏起来的大圆满境界的强者,甚至还有没有比大圆满更强的,谁也不知道。但问题在于,他凌逍手下,没有这种强者啊!
  尤其是胜天他们这些天在望天城己经做足了功课,对凌逍的了解,基本上己经能够做到他们能做的一切!
  就连凌逍和欧阳家族之间的恩怨,也都给了解的差不多少,虽然凌逍在刚刚过去不久的南州大比上出尽了风头,还因此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可真正的那些强大的门派,对这种事情,都是根本不屑一顾的!
  圣域里,每天建立的新兴势力多了,其中也不乏一些很有潜力的人建立或是参与的,但真正能够崛起的有多少?
  见的多了,也就不以为奇了。
  可,可眼下看着子路大人那重伤得快要死了的模样,这些在方家也算是精英武者的人,彻底慌了手脚。
  还是子路强忍着伤痛,让他们连夜换了个更为隐秘的地方,一边养伤,一边等着方家援兵的到来。
  可惜的是,他们还没有等来方家的援兵,却等到了一群如狼似虎的强者!
  原来,凌逍在第二天将死去那人下葬之后,就带着6海和白老来到望天城,6海十分肯定,被自己伤到那人一定伤势极重,至少在短时间内,他是不可能挥出任何实力的!
  而这附近,方圆数百里,只有这么一座大城!无论从各种条件来说,望天城都是最好的,如果那人想要养伤疗伤的话,只能选择在望天城内!
  而白老,在望天城内医药界的名望,堪比司徒勇在南州联盟内的名望!
  想要打探出他们的消息,甚喜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同时,凌逍则去拜会了吴家家主吴英,吴英只是考虑了片刻,就答应帮助凌逍,条件只有一个:凌逍不能说出这件事当中有吴家人的参与!
  吴英并没有趁机提出要凌逍多给他们一点丹药之类的要求,这种趁火打劫的事情莫说他吴英做不出来.就算是能做出来,也不可能去做,为着一点小利得罪凌逍,简直太不值了。
  而同样作为中级势力,吴家并不害怕方家,更别说两者之间还相隔万里,原本吴英对方家把手伸到望天城这里就大为不满,就算观一条晶石矿脉,就算没有蜀山派的存在,也轮不到你方家来占有!
  当然,吴英对凌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找到一条晶石矿脉,感到十分羡慕。
  吴家隐藏起来的强者,那些终年闭关的长老,平素想要见上一面都十分困难,更别说请他们蒙上脸面去杀人了。
  不过知道是凌逍的请求之后,那些长老们个个都很给面子,他们要比吴英更加观实,更加明白凌逍这样的炼丹师的价值!
  吴家,出了六名修炼者境界的长老,加上凌逍和6海,一共八人。
  并没有知会王家和李家.纹种事情.渍逍并不想闹得沸沸扬扬的。
  入夜,望天城西北角,几乎到了城门的边缘,是一片普通居民居住的民宅,这里居住的,基本上全都是普通人,甚至有一点武技都不会的,高级武者,平素根本不会对这里产生半点关注。
  他们虽然生活在一片天空下,生活在一个城市里,但却跟两个世界的人没有什么分别。
  若非白老动用关系,恐怕就算是吴家,也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查到这群方家人的落脚点。
  子路今天一天都有种烦躁的感觉,心中不断的在想着,为什么那些援兵到观在还没有来到?若是他们来了,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望天城,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不知为何,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别看胜天死在那凌逍的手中,但那凌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预感,子路自己都说不出,大概是胜天临死前那声凄厉的惨叫,让他有种要吓破胆的感觉吧。
  十几个先天境界的武者,围坐在那里,房间里一点光亮都没有,子路躺在床上,气氛十分压择,给人一种难受的感觉。
  子路的眼皮不断的在跳动着,能够达到中级修炼者的境界,足以证明他在某些方面并不想他的胆量那样让人不齿。
  忽然间,子路双目一凝,沉声说了一句:“有人…”
  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然间将他们头顶的房盖给掀起来,十几个先天境界的武者,抬起头来,望着朗朗星空,耳中听着稀里哗啦的声音,一个个才反应过来,各自抓起武器,向空中飞去。
  吴家那六个修炼者境界的长老,手中剑光闪烁,口中没有出任何的声息,电光火石之间,那十几个先天境界的武者眼中全都射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喉咙里“特特”作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咽喉处,都是一道红线!
  然后在彼此惊骇的眼神中,那道红线猛然冉崩开!
  鲜血…狂飙而出!
  这一切,仅仅一呼一吸之间!
  那六个吴家长老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朝着凌逍和6海两人点点头,身子电射消失而去。
  凌逍心中也是一片震撼,六个修炼者境界的武者,斩杀十几个先天境界的武者,竟然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这十几个方家的人,竟然连点困惑都没能给人家造成。
  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也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凌逍心里想着:
  吴家才不过是一个中级势力,就拥有这么雄厚的底蕴,若是那些大势力、顶级势力,又会是怎样?自己不过机缘巧合,打了方家一个措手不及,这方家倘若派出大量的强者,自己是不是就只能龟缩在阵法当中,不敢面对了?
  一想到这,凌逍心中便是怒火熊然,双眼盯着那没了房盖的民房里,坐在那里出不得声的那中年人。
  6海这时候早己经落下去,将子路制住。
  见凌逍落下,子路看着凌逍,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就是凌逍,凌宗主?”
  凌逍冷眼看着子路,一脸漠然的说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凌,凌宗主,可不可以不要杀我?我”…我不过是方家一个管事,听命行事,我用我知道的东西,换我一条命、如何?”子路微微有些结巴的说着,一双眼带着期盼。
  凌逍眉毛挑了挑,问道:“你知道些什么?看看你说的,值不值你的命了!“值,肯定值!”
  子路忙不迭的说道,似乎觉得有些过于轻浮了,咳了两声,做出一副可怜相,说道:“您看,我己经身受重伤,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你们就这样杀了我,也没什么意思不是?还不如放我一条命,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切事情,全都告诉你们!”
  凌逍说道:“那你先说吧。”
  “你先答应不杀我!”子路见凌逍语气松动,似乎没了立马杀他的意思,赶紧趁机提出自己的条件。
  “你没资格跟我提条件的!”
  凌逍眼神netbsp;“好吧,谁让我落到你们手里了。”子路垂下头,然后又抬起,看着凌逍说道:“这样吧,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一遍,而且我誓,立马离开这望天城,永生不与你们为敌!永生不在给方家做任何事!换取你们不杀我,好吗?”
  最后两个字,己经近乎哀求,子路接着说道:“加入方家,也不过是为了能拥有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但若是拿性命做代价,显然是不值得的,我这种人虽然没什么忠心可言,但我胆子小,你们随时拥有杀我的实力,我是不会傻到想着报复的。”
  凌逍看了一眼6海,心说这人竟然连一点武者的气节都没有,真谈不上什么威胁。以他这条不值钱的命,换方家一些情报,倒也值得。
  然后微微点头说道:“好吧,我答应不杀你”
  子路长出了一口气,这会才感觉到,自己的整个后背都己经湿透了,这个年轻人给他的压力太大,太可怕了!等会一定要立即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从此之后,远走高飞,南州是不能待下去了,中州应该不错…“方家此刻,己经派出人来,估计再有几天就会来到这望天城,观在除了我,他们全都死了,跟方家联系接头的人没了,他们应该不会对你们立刻动攻击了。方家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方家背后的蒋家!”
  子路整理着思绪,然后说道:“蒋家作为顶级势力,背后实力深不可测,相信这点,你们门派的蒋云山蒋大少,应该和你们讲过,但我要和你们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关于蒋大少的一个秘密,这件事,也是为什么方家这么多年,能够一直依附于蒋家,却没有被蒋家吞掉的主要原因!”
  ...

香港东方心彩经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