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傲剑凌云无弹窗全文阅读 > 傲剑凌云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百九十一章 人性之悟

全新的短域名 www.lanxc.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www.lanxc.com (全小说无弹窗)
到在这下面可能隐藏着一条巨大的灵脉,凌逍浑身激动得都有些颤抖,这不能怪凌逍失态,心境失守,实在是灵脉的诱惑对一个修真者来说,简直太大!

打个简单的比方,修真界,大小门派不计其数。

其中有大型门派弟子数十万甚至百万之众!门派下面若有一条灵脉,都叫人羡慕到红眼!

百万人啊!

这么多人分享一条灵脉,尚且叫人红眼,大多数门派驻地,只能算作是灵气充裕之地,还得用聚灵阵收集四面八方的周天灵气,很多小型门派,没有能力占据灵脉,更没有人能布出聚灵阵,只能依靠个人,苦苦修炼,以吸收那一点点的天地灵气!

蜀山剑派能在数十万年中逐渐成为一个大派,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蜀山下面,有着一条不算太大的灵脉。否则的话,修真界当年灵气稀薄,凌谨又如何五十年修炼到金丹期?

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吸收完这一条不知有多大的灵脉,根据灵脉之上这泉水的功效,凌逍可以断定,下面这条灵脉,绝对要比蜀山之上那条灵脉大得多!

若将门派建在此处凌逍的那颗心砰然有力的跳动起来,目光闪烁,心中一片兴奋的心情,七情之“喜”一股喜悦之气,顺着凌逍周身的经脉扩散出去,弥漫在整十地下空间。

而凌造则沉浸在这种董悦的情绪当中,沉入寒泉底部,开始疯狂的吸收起这灵脉中的能量来。

因为心魔而暂时陷入封闭状态的真元和精神力几乎片刻间便冲破楼柚,凌逍瞬间联系上紫府内的元婴。

那元婴悠然这开双目,二目精光四射,浑身金色战甲爆出极为耀眼的光芒,竟然从凌逍的紫府中一跃而出,跳入寒潭,然后顺着水底钻进去,进入灵脉之中,开始了疯狂的修炼!

再看凌逍的本体上所有的皮外伤,早就恢复了正常,皮肤光洁如玉,到像是婴儿的肌肤一般!

过去那凌逍的所有拖念,除去关于谢晓嫣的,都被凌逍消灭一空!

只有关于谢晓嫣的执念,凌逍即无法将其同化,也无法吞噬,更不能将其驱赶出体外。虽说占了人家身体,但这种事确实让人讨厌。

凌逍已然决定,从这里离开之后,先到精武世家,找到谢晓嫣,解开她全身经脉,了却这段因果,谢晓嫣对现在的自己来说,也不过就是个路人而已!

精武烈家,对蜀山剑派也再形不成什么威胁,若是到时候将门派迁至这里,再布下护山大阵,莫说是精武世家,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强者都来围攻,也奈何不得!

到那时,凌逍在人界可谓心愿了却,就会准备进入圣域了。

凌逍此刻,将全部心神和精神力,都用在提升自己实力上面,不为任何外物所动,不为任何心魔所扰。

一天天过去,凌逍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这处地心灵脉当中,竟然已经闭关修炼了二十几天!

待凌逍睁开双眼,双目之中射出两道神光,有若实质一般,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事物!

凌逍将体内真元运行一个大周天,轻呼口气,果然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世间万物皆有规律,自己看似被心魔所扰,有此一劫,但又有谁会想到,在这种外表看似平凡无奇的山下,竟然会有一条蕴含着如此庞大能量的灵脉呢?

凌逍的元婴回归紫府,浑身仙气四溢,就连这地下洞**当中都因为凌遗的元婴而显得充满了灵气!

出窍中期!

凌逍那张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二自己来到这里,虽然因为这群山贼,但自己堂堂一名修真者,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户被人家用鞭子卷着脖子,若非精金月光铠护主,恐怕凌逍只能元婴出窍狼狈逃走,若是找不到合适肉身,仅凭一个元婴,若是真道到那种九阶之上的魔兽,没准都能给吃了当成补品!

此仇,不得不报!

这时候,凌逍忽然想起来,那个林轰此时,不知道怎么样了,想起林家父子,都有恩与自己,有恩不报,亦非凌逍本性。凌逍心里想着,眼睛在黑暗中毫无阻滞的看到眼前那扇巨大无比的石门,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这大概就是那老鬼最大的仰仗了吧?

可惜的是,眼前这一切,很快就会成为蜀山剑派的领地!

自己走了,最开心的,估计就是蓝月帝国的国王李武直了,不过,自己怎么也应该送他一份大礼!

李天落这些年来比较老实,就让他做个摄政王好了!至于李武孝长大之后,凌逍并不担心,李武孝现在虽然年幼,但却算是蜀山弟子!

李天落他……,没那十胆子,欺负他凌造的门人。

凌逍从戒指当中,取出一套新衣服,换在身上,既然自己实力已经恢复,那么,也没有必要再回到那地牢当中受罪,若是林磊死了,就给林海夫妇二人一大笔钱,让他们远离贫穷,此生享尽荣华富贵。再杀光这山寨中的所有山贼,为他,也算是为自己报仇!

若是林磊还活着,那么这群山贼,也得死!

并非因为自己一个人的仇恨,而是凌逍已经了解到,这群山贼无恶不作,简直就是这方圆百里一颗最大的毒瘤!

自己这么做,也算为附近百姓做件好事!

凌逍轻些畔,下,刻,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山寨的仁空,抛醚寨的太门所在,凌逍落到那里,整理一下衣衫,就这么施施然的朝里面走去。

地牢里面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这种地方,老远都能闻见一股恶臭,没有人愿意靠近。死一个人也再正常不过,这地牢没有人能逃出来,自然也没人关心里面的人的死活。

除了那个总扮尸体的山贼偶尔有些郁闷,不过说起来,山寨自从干完那剩买卖之后,除了再次打退了一次肖恩男爵发动的报复攻击,一直没有任何活动,山贼们,已经感觉自己身上快要生锈了,巴不得再来点事活动活动身体。

这处山寨易守难攻,从下到上足有数万丈高,是方圆百里的最高山峰。

然而想要上山,却只有一条两丈多宽的石路,石路十分陡嘴,两边便是万丈悬崖,悬崖极为陡峰,如司刀削一般!

如果从这里掉下去,除了会飞,否则必死无疑!

这也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能攻破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肖恩男爵为此甚至数次设下困套,想在外面将这伙气焰嚣张无恶不作的山贼们拿获。却不想这群山贼嚣张到明知那是圈套,也会前去,然后抢了货物之后扬长而去。

寻常弓箭刀剑,根本刻无法伤害他们。以至于附近百姓都说这群山贼有山神守护,事情越穿越邪乎,到最后,木恩男爵几乎心灰意冷,但这帮子强盗却没有放过他,反倒再次掩了他的大批货物。

一个月前,肖恩男爵再次招募了数百名佣兵攻打这里,在打上一大半的时候,上面放下滚木滚石,佣兵死伤多牛,再次折翼而归。

林磊的运气很不错,肖恩男爵惨败,山寨中这伙强盗大喜之下,便没有拿地牢里那群倒霉鬼撒气,所以这一个多月来,除了在地牢里不见天日变得白了一些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凌逍的消失虽然让他感到好奇,但在这种地方,自身都难以保证,又有谁会去过多的想一个陌生的人?

凌逍的身影刚武一出现在大门口处,立马被两个守门的给发现,两人眼中都带着一丝惊愕,心说这是什么年头?怎么还有自投罗闪的?

看这年轻人衣着华丽,长的极为英俊,也不像脑子有问题的啊?再说,怎么下面四五处暗哨都没有反映?看他的样子,信步闲庭的,分明是将这里当成是景观的书呆子!

“妈的,下面的那些暗哨太偷懒了!”一个守门的山贼嘟嘟囔囔的说道:等下等让老大惩罚他们,不过,看这家伙,到像个肥羊?嘿嘿,生的还细皮嫩肉的,他,最近咱们寨子里,好像幼娘们了啊!老子竟然会对男人感兴趣了,哈哈哈!”

“哈哈,这么好的货色,也算兄弟我一个!趁着现在没有事,咱们把他弄走去快活下!”另一个,山贼生的五大三粗,哈哈大笑着说道。

凌逍的眼中闪过一抹寒芒,嘴角微微一动,伸出右手,拇指跟食指圈在一起,往外一弹,…一道剑气顺着凌逍的手射出,先前说话那人的眉心处,骤然出现一个手指大笑的血洞,鲜血混着脑浆猛的喷了出来,喷了另一个山贼满头满脸!

骤然发生的事情,让这个州刚还开怀大笑的山贼彻底呆在那里,还没等他发出惊恐的声音,又是一道剑气,穿过他的喉咙,这名山贼的身子噗通一声栽倒在地,那双眼睛如同死鱼一般,向外鼓着,恐怕到死,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凌逍缓缓的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杀两个不入流的垃圾,并不能让他产生任何情绪上的波动,甚至连剑都懒得用二凌逍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足有十丈高,七八丈宽的山寨大门,浑身真元流转速度加快,一股碳礴的气势爆发出来,凭空的,像是舌起巨大风暴,这座,坚固无比的山寨大门,就像是狂风中的一片树叶!

呼的一下,被吹得七零八落,山寨里面顿时传来一阵惊叫!

然后瞬间跳出二三十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门口的地方。

凌逍站在那里,没有人认出来,这个衣着华贵,长的极为英俊的年轻人,正是一个月前他们用马鞭拖着扮尸体的贱民。

那些人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子转的稍微快点的,拔腿就跑,疯狂的跑去给大当家的报信去了。

山寨的大当家此刻刚洲劲力了一场战斗,正搂着两个姿色不错的年轻女子,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喘息呢。心里还在琢磨着,什么时候能把那老鬼的嘴给撬开,以往他们进入寒泉,都是用黑布蒙着眼睛,而且一路上机关暗道无数,没有那老东西,没有人能够进去。

他已经试验了很多次,每次都会折损几名弟兄,到了最后,已经没有人再敢进入那里了!

人的**是无穷无尽的,既然掌握了这么好的一个资源,大当家的根本不会满足于做一个强盗头子那么简单。

他在想,如果自己能够元练出一支万人军队,然后刀枪不入,那岂不是所向无敌了?就算是想要推翻赛尔帝国的国王,自己当皇帝,也不是不可能吧?

大当家正想到如果自己当上了皇帝,到时候后宫佳丽无数,想跟谁睡就跟谁睡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大当家的那愉悦的心情顿时消失不见,脸上露出阴郁的神情来。

山贼就是山贼,一点规矩都没有!自己将来若是当了皇帝,这些人可是留不得!心里想着,他冷冷问道:“什么事啊?这么慌慌张张的,莫不是肖恩男爵,又给我送女人来了?”

他身旁的两个年轻女人,脸色都是一黯,她们两个就是在一次抢劫中,被这山寨大当家从肖恩男爵的府上,给抢到山上来的。

也就是从那次开始,两者之间结了死仇,因为这两个女人,原本是肖恩男爵很宠爱的小妾。

门外那位当然知道自己首领是个什么样的人,赶紧哆嗦着说道:

“不,不是,大当家的,有人,从下面打上来,一击懈礴们山门给打的稀只烂””

大当家的从床上厂下子坐起来,然后跳到地上,浑身赤条条,上前一把拉开门,身后大床上那两个女人惊叫一声用被子把自己身上的春光遮住,那名手下则根本没敢向里面张望。

“你再说一次,怎么回事?”

大当家的脸色骤然变了,他不比这虹普通山贼,最多是有两把子力气,三阶剑侍都能算是高手,他是真正从军队退役的军官!实力已经达到了四阶大剑师!

并且,在跟地牢里那个老鬼在一起的时候,听曾经是冒险者的老鬼讲述了很多关于武者的事情,能够一击将山门轰的稀巴烂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这种级别的武者能够抗衡的!

很有可能,人家动动手指,都能捏死倒!

不得不说,大当家的在这方面,还是有爸相当的自知之明的。

“他打进来了?”大当家的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飞快的套上衣裤,然后开始在房间里一通划拉,大把的金票揣进口袋里。

那名手下嘴角微微抽搐着,明白大当家的这是想要逃走了。依然回答道:他还在大门口那里,不过”

这名山贼手下还没等说完,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那种恐惧的感觉竟然消失了,临死的一霎,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

那个年轻人带给他们的压力简直太大了,大到能够让人崩溃。

“不过什么?”

大当家的刚问出口,随即感觉到不对劲,一伸手将桌子上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抽出来,然后猛的一转身,却刺了个空。

太阳正好从门外射进来,大当家的望着门外,忽然感觉有些刺眼,那个年轻人还站在门口,眼神深处带着抹嘲讽,冷冷的注视着他。

大当家的看着凌逍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一股冰冷的凉意在他前胸后背扩散开来,还有种手脚麻木的感觉,这个年轻人,明明没有任何压力释放出来,就这样站在那里,却像是一尊不可侵犯的神械一般!

“你是谁?”

大当家的嘴唇哆嗦着,也在迅速的麻木着,出声问道。

凌逍忽然笑起来,只是那笑容中却带着无尽的寒冷,以至于让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是透过寒冰发出来的一般。

“怎么,大当家的,不记得我了?当初在山道上,潇洒的挥出马鞭,卷起了我,拖在后面一骑绝尘,何等快意?这才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就把我给忘记,呵呵,大当家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大当家的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鼻涕眼泪一起流出,哀嚎道:

“大爷,放过我吧,我有眼无珠,我不是人!”

着,两手开工,噼里啪啦的榻起自己嘴巴,床上那两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甚至忘记了任何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她们眼中魔神一般的男人,跪在那个年轻人的面前,声泪俱下的榻着自己的嘴巴。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滑稽,更震撼的事情么?

忽然间,一个女人浑身**的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尖叫着,疯狂的冲向跪在地上的大当家,劈头盖脸的连打带抓,口中伴随着尖声哭叫。

“你这个畜生,人渣!我咬死你!”

这女人仿佛疯了一般,竟然一口咬向大当家的喉咙!大当家的被这女人劈头盖脸的一顿打,有些打懵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疯女人竟然朝着他的喉咙咬了下去。

眼看着一直属于小绵羊的女人竟然突然间成了一只愤怒的山猫,大当家的本能的一声怒吼,抬起手就要一巴掌打死她,可没想到的是,大当家的举起的手却软趴趴的掉落下来,浑身上下提不起牛点力气来!

这一变化让他惊恐万分,忍不住把目光转向那个站在那里的年轻人,没想到只看见了一个背影,床上被吓呆在那里的另一个女人,这会也像是才反应过来,也跳下床来,一把抄起大当家的扔在地上那把宝剑,照着大当家的两腿之间狠狠的就是一剌!



大当家的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甚至将周围山林中的鸟兽惊走!

整个山寨此时,除了这个大当家的,所有山贼全部被集中到前面的院落里,一个个将自己捆起来,连成了一串。

并非凌逍心总手软想要放过他们,而是凌逍想要给那些被关在地牢里面的人,一个报复的机会!

身后的屋子里,不断的传来大当家的惨叫声和求饶…声,前院那些被绑住的山贼一个个面如土色,不少人吓得失了禁,人群中一阵恶臭,却没有任何人感觉到。

往日他们的屠刀悬在那些无辜人的头上时,也许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得到这样的报应吧?

大当家的被那两个女人足足折磨了能有一炷香的时间,惨叫声才渐渐小去。

那两个女人浑身上下全是血迹,披头散发,样子颇为下人,见大当家的彻底死去,两女抱头痛哭,然后偷眼看了一下背对着这边,站在那里的年轻的背影,两十女人相互之间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一丝决然来,还是先跳下床的那个女人,从桌子上又抓起一把锋利的匕首,颤声说道:外边那哥哥,多谢您让我们报了大仇,您的大恩,我们下辈子还吧!亡说着一咬牙,那匕首往胸口狠狠的刺了下去。

一道柔和的风将这女人手中的匕首卷走,传来凌逍那温暖的,淡淡的声音。

“何必如此,这些山贼强盗这么多年积累了不少钱财,一会你们这些被抢来的人分一分,如果不愿意面对从前,那就远走他乡,隐居起来就是。整个世界大的很,自杀才是最傻的选择,那是在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两个女人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数年的委屈,便在这一瞬,全部发泄出来。

地牢里那些人重见天日的时候,甚至很多人激动得当场就昏过去,其他人要么哭要么笑,反正都表现得很不正常。

只有那头发快要拖到脚背的老鬼和年轻的林磊,还算正常,那老鬼看见大当家的死的惨状,然后得知是被两个女人所杀,顿时仰天笼走起来,剑然口常没上来,给活活笑死!

凌逍舁知这老鬼也不是什么好鸟,是前任的山寨头领,自然不会对他的死有任何惋惜,凌逍让地牢里的那些人把这些山贼带到山道上面自行处置,结果可想而知。

在一片哀求和惨叫的声音巾,所有的山贼没有一个活下来,全部被那群愤怒的人们给杀死,然后推下万丈悬崖!

那些在地牢里面几乎没了牛点力气的人们,在报仇的那一刻,都爆发出了惊人的潜力!在杀光所有山贼之后,全都坐在山道上面,有几个关了很多年的人受不了这种刺激,随后跟着死去,不过脸上却全是欣慰之色!

至少,他们在有生之年,看见了外面湛蓝的天空个,嗅到了清新的空气,看到了鲜艳的花草。最重要的,是亲手杀了这群恶贯满盈的山贼!

凌逍让那两个大当家抢来的女人轻点山寨里面的所有钱物,经过一番核算,竟然有几十万金币之巨!这个数字就连凌逍都有些惊涛,数十万,兑换成铜币的话,可是数亿之巨!就算是一些贵族富豪,也不能无视的一笔钱。

所以,两个,感激凌逍的女人,将所有金极,都堆放在了凌逍的眼前,林嘉站在角落,无动于衷的看着那笔巨款。

而其它存活下来的;,加上被山贼劫掠上山的男男女女,一共还有四十多个。除了那两个女人和林磊之外,大部分人,目光都盯着那堆积如山的金币和各种价值连城的财物。

人性的贪娶,在这一刻,得到了完整的释放。

最开始,他们只想如何逃出这个魔窟,当他们能够亲手报仇,并且逃离这个魔窟的时候,又盯上了这惊人的财富,因为听人传言,说这个实力强大到如同神一般的年轻人,似乎无意这些金钱。

那么…之不是就意味着,他们都可以分到很多呢?

凌逍的威慑力,沁这些人不敢大声喧哗,但眼眸中的贪婪,还是让那两个女人为之心寒,甚至就在这群人当中,还有为虎作传的!两女很清楚的记得,她们刚到这山上的时候,甚至以为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就,是土生土长的山贼!

因为这些人在得知逃生无望之后,就开始被那些强盗同化,对待新被劫掠上山的人,反而要比那些山贼还凶残!

两女死死盯着人群中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那个负责做饭的老东西,就是他,在大当家不在的时候,甚至想偷偷的来占两女的便宜!

两女又看了一眼凌逍,将心中那份深埋着的恨意压下去,那个性子最烈的女人忽然说道:“恩人,感谢您救了我们,我们怎么还敢想要这些财物,如果没有事情,我们这就想离开这里,一刻都不想多待!”

这女人话一出口,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骚动,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并且将不善的眼神投向两女。

心说人家恩人都没说话,你们显摆什么清高?被大当家骑在身下**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多高尚!凌逍将众人的神态和对话都收在眼底,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又怎能瞒得过凌逍的耳朵?不由得为这些人扭曲的人性感到m丝悲哀。其实大家都是倒霉的人,都很无辜,被抓到这里,已经够可怜的了。

可偏偏的,绝大多数人,似乎看见别人比自己还倒霉,就会心情愉快一般!

凌逍忽然感觉到一阵腻烦,冲着林磊招招手,然后说道:“林磊,这里的事情,你来处理,我给你最大的权限!”

林矗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到所有人望向他那种羡慕和嫉妒的炙热眼神,林矗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惊喜:“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人群里面,大部分人在那骂这个青年脑子坏掉了,这么天大的好处推给你,你竟然都不要?如果不是凌逍先前的表现太过可怕,人群中恐怕都会有毛遂自荐或是一拥而上疯抢的了!

凌逍的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因为我相信你心”

这算什么理由?林磊心中大感好奇,此时此刻,他当然知道这个人就是地牢里消失的那个家伙,也更知道这人绝非普通人,但先前为何如此落魄,他却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凌逍身上那鲜血施漓的外伤不是假的。

不过想到凌逍那恐怖的生命力,若是换做别人,被马鞭卷着脖子拖出那么老远,恐怕早就死了。

林矗没有再反驳,事实上,他也非常反感那些人眼中的贪婪,他开口说道:“那我能有个请求吗?”

凌逍点点头,林嘉接着说道:“这次男爵大人被抢的货物,都还在这里,我希望,这些东西能还给男爵大人!”

凌逍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林磊,随即明白过来这年轻人的聪明,仅仅是这一次的货物!那么以往那些,自然就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了!

既没有得罪凌道,又保证了自己的地位,毕竟,凌逍也相信,能够几次三番围刹山贼的贵族,不会是那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林矗的做法对于他自身的身份来说,是最正确不过的!

凌逍干脆的点点头:“当然可以。”

“那,谢谢了!”

这是至今为止,林磊第一次对凌透说谢谢这两个字。

凌逍摇摇头,转身朝外走

香港东方心彩经图大全